无标题文档
北京同志基地 天津同志基地 河北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内蒙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江苏同志基地 浙江同志基地
安徽同志基地 江西同志基地 广东同志基地 海南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湖北同志基地 河南同志基地 辽宁同志基地
四川同志基地 云南同志基地 贵州同志基地 广西同志基地 福建同志基地 吉林同志基地 山东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广州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一同资讯基地 广州同志新闻 广州同志基地

深圳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无标题文档
深圳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短篇小说:我的爱与罪

2015-12-23 05:5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845| 评论: 0

摘要: 一大学毕业后,我和谷天再没有联系,尽管我们都有彼此的号码,按一下手机就能接通对方,只是谁都没有这么做。大约过了一年,一天他突然打来电话说第二天到杭州。那是个下午,第二天便是周末。这时我向远处瞥视一眼, ...
无标题文档

大学毕业后,我和谷天再没有联系,尽管我们都有彼此的号码,按一下手机就能接通对方,只是谁都没有这么做。大约过了一年,一天他突然打来电话说第二天到杭州。那是个下午,第二天便是周末。这时我向远处瞥视一眼,学校后面黑黝黝的老人山蒸腾起厚厚的山岚,迷濛而轻盈,犹如给山峰披上了乳白的云纱,山峰若隐若现,看上去像如梦似幻的空中阁楼。一阵寂静。我说,好的,到时候去接你!他说,哦,谢谢。我突然觉得无话可说了,便挂断电话。自从毕业那天送他一封表白信后,我能说的话就越来越少了,我曾在信里说,如果接受我感情的话,就到杭州来找我。可是这一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这句话已经没有什么意义。我不清楚他此行的目的,隐约感到我们之间的纠葛到了要说清楚的时候了。

认识谷天是在大学的第一次班会上,他当时坐在班主任的旁边。班主任是个四十来岁、大腹便便的女人,不,应该说是个肉铺,操着一口陕西口音,好像普通话身上长了一层陕西话的牛皮癣。开学的几天,一直穿着塑形的紧身衣。她身材很好,像大白鹅一样苗条。腹部柔软的脂肪被箍成一道道垄沟,就像破烂布条儿扎成的结结实实的拖把。班会安排在我们211宿舍。宿舍四个人,两张床,上下铺。班主任独占一个下铺,石磨大的屁股压下去,床吱吱地响。她见我们四五个男生拥挤一起,不忘展示自己曼妙的身材,便指了一男生坐在自己旁边。男生自我介绍说,他叫谷天,谷子的谷,天宇的天,爱踢足球。

那个时候我们多数尚未脱离高中生的气息。女生们脸上两坨高原红,扎着马尾辫,系着橡皮筋,别上发卡,额头是清一色整齐俗气的刘海。但是谷天有着与众不同的气质,赏心悦目。我仍然记得当时的情景,他留着短发,露出饱满的额头和俊削的脸庞。浓浓的剑眉刚毅有力,眼睛大,看上去清澈、灵动,鼻子高挺,一副轮廓分明的混血儿模样。他喜欢笑,咧开大嘴,声音粗旷,人就显得阳光、帅气逼人。

我目光围绕他逡巡,贪婪而不安。他眼睛清澈得让人颤栗。以前我看到心仪的女生也感到过这种悸动。那时候我尚不知道什么是同性恋,只对这种印象感到困惑不解,原以为会像曾经对女生的好感一样,不交往一切都会变淡,也不会有什么。可是事实出乎我的预料,我留意着他的一举一动。谷天住在隔壁212,他嗓门大,有时候说话声隐隐约约能听得到;爱动,经常到旁边的几个宿舍串门。

一天军训结束,我们回到宿舍。他也跟了进来,脱掉汗湿的上衣,显现净白、修长的身体。宿舍的C啧啧惊叹,夸他脱得快,脱别人的衣服也一定慢不了。谷天颇为得意,说结婚后和老婆上床就得脱得快,说完呵呵笑。我自小深受儒家思想教育,对待情欲只可体会,不可言传,反倒对谷天的率真感到新奇,望了他一眼。他乜斜地扬扬眉毛,坐到我床上,说:"林默的床真舒服啊!" C提议我们两个上床演示一下,看谷天脱得有多快。

谷天半含羞半调皮地说:好呀好呀。

我做惯了正人君子,即便不是,至少装惯了正人君子,就把他推向C,说:"你们想表演自己表演去!"谷天一笑,显然不想和C开这种玩笑,因为C满脸青春痘,麻麻坑坑,凸凹不平。据传说,夜里小鬼在他脸上磨过豌豆。除了自己养的小狗,没有动物愿意和他亲热,包括蚊虫,所以夏天也不用挂蚊帐,虫子、蚊子会本能地远而避之。谷天把衣服搭在肩上,就出去了。

后来,谷天时常说一些半荤的话,什么勃而不坚、坚而不久、久而不泻,宿舍的人也就习以为常了。他慢慢和何木松热络起来。何在我上铺。他们一起自习,一起吃饭,洗澡,踢球。每天晚上睡觉前他都会来找何木松聊天,偶尔顺手像抚摸小动物一样,揉揉我头发。我当时在写叫《白字》的小说,见到他便合上写字板。

一天谷天问我在写什么,一见到他就紧张兮兮的。我说,写情书。这个回答早已想好的。因为人们喜欢看见远处峰峦叠嶂,却不喜欢自己面前高崖壁立。于是便对遥不可及的天才高唱赞歌,而对周围可以够得着的人,要么攀上去,要么拉下来。这就是人性,只想显得高尚,而不想显得渺小。我说写情书。宿舍的人认为低俗,也找到了身边道德的垃圾坑,个个无比高尚,无比高兴。何木松说好好写,如果写得好,他们也会用得着。C更像一个穿着齐整衣服的猴子,看见一个人光着屁股,鄙视得不得了,只差蹦到人的头上,撒泡猴尿了。

谷天眼睛睁得圆大,"给谁的?我看看行么?" "不行,给一高中女生的。在她之前不会给任何人看!"我说得坚决,煞有介事的样子。

谷天看得出说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就跟何木松讲一些笑话,说到兴奋处,手舞足蹈。我在看书,不,我再看谷天落在书上的影子,听着他说的每一句话。我常常羡慕起何木松,能和谷天这么亲近。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半年时间。我一直在忙着小说,对周围的事不甚热心,和别人的关系也不温不火。谷天何木松平时形影不离,有什么活动也一起出现。谷天孩子气十足,跟何木松玩笑、撒欢,想着法子戏弄他,乐此不疲。或许书中自有颜如玉,何木松一天对书本更有兴趣,对谷天变得冷淡,有一天提议以后他敲门,谁都不许开。谷天平时来211宿舍只为找何木松,漠视了其余的人,其余的人也漠视他。这个提议比党中央的一号文件执行得还要彻底。有几个晚上,他被拒之门外。但是在白天,宿舍门并不常关,他端着饭,悠然地进来,在悠然地回去,倒不见他有生气的时候。

一次我回去得晚,刚打开门,他突然从后面窜出来,呼啸着闯进去。何木松坐在床铺上哭笑不得,说:"真是块又臭又黏的狗皮膏药。"谷天一脸孩子笑,说:"我今天不回了,睡在你床上,你睡地上吧。要不咱两睡在一起?"他抓着铁栏杆,就要爬上去。何木松伸脚去踢,被抓住脚踝。谷天洋洋自得,把何木松半个身子拉了下来。何木松讨饶,但等到谷天松手,便喊我把他弄出去,因为是我放谷天进来的。我从后面抱着他,三两下就拖到门外。

我很高兴,要送佛到西天,把他送到隔壁。谷天挣扎说,放手!

我没有放,反而向前挪了两步。他愤然甩开束缚,听见闯回去说:"何木松,别以为我喜欢来你们宿舍!"经过我旁边时,板着脸说:"一点都不会尊重人!"说完回到隔壁,哐啷一声关上了门。

何木松平静如常,说谷天脸皮厚,就得打击,多打击几次也不会生气。我略有尴尬,听得出他埋怨的不是何木松,而是我。况且他们相熟已久,不会计较这个龃鼯。我们没有什么交往,掺和进来,只能自讨没趣。

这件事后,他们依然一起自习,一起玩。只是他不再常来211,有时进来,简单与何木松说几句,通知个什么事。那时我和他宿舍的尚凌男走得近,谷天和尚凌男走得也很近,所以我们的关系有点微妙,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却没有直接的交往。尚凌男爱说话,尤其爱说废话。但是有一天他说我有远大的抱负,我认为他说了天底下最大的实话,深受感动,引为知己。我没有说及小说,那时完成了初稿,已经向几家杂志社寄了几篇小文章。开始只有一篇《小花猫》,后来是"小花"系列,《小花鸡》,《小花狗》,《小花猪》,《小花鹅》。只等"小花"刊登后,再写"老花"系列、"叫花"系列。

"小花"寄出有两个星期。一天,收到一封退稿信。除了稿子,还有一小字鉴,写着:美文已阅,原稿奉还。欢迎赐搞,热切期盼。但是我辜负了他们的热切期盼,对写短篇文章没有多少热情,有点不屑一顾,没有再寄什么文章。两年后,我把《白字》寄给了这家杂志社。回信只有字鉴:大作已阅,不便奉还。如需寄回,自理邮款。因为打印小说比邮款花费多,我便寄了邮费。一周后收到稿子和另一个字鉴:大作寄回,邮资尚余。若要余资,自理邮款。我恼羞成怒,翻出这家杂志社的所有杂志,全部当了厕所手纸,让美文与粪便齐飞,作者与屎尿同在,倒省了几块买卫生纸的钱。

电话里和谷天简单说几句,我去了女生宿舍楼,找关皓心。她是我刚到杭州认识的,半年后成了我女朋友。我和她交往索然无味,纯粹为了性。性爱是我们关系的基础。当我们第一次发生关系,我决定把谷天变成记忆,性和爱分离。那次做爱,我没有想到谷天,没有想到关皓心,想到的只是自己。她一直喊着疼痛,我却坚定不拔。完事后没有多少满足感,我想起谷天,心里却压抑得难受。

关皓心不能确定我是否真的喜欢她,时常拿这个问题问我。我没有信心,要么答非所问,要么要她相信自己的感觉。她信以为真,我也劝自己相信这是真话,却无法欺骗自己的感觉。她的手没有谷天的柔软,接吻平淡无奇,身体更懒得去碰。但是我们还在交往着,说不出为什么。也许周围的人都有女朋友了,我也想有一个。平时我不想去找她,闲的时候也说自己忙,只是偶尔一起吃吃饭,看看电影,再出去开房。

那天,我打算见谷天之前再和她开一次房,尽管有时不如自慰来得爽快,只为了证明自己生理上还正常。关皓心喜欢我,堪比我对谷天的喜爱,没有拒绝。出校后才知道周围的旅馆都已经爆满,连偏僻的民房也预定一空。

我们吃了顿晚饭,便到老人山下情人坡尝试着野合。虽是仲春天气,却没有凉意。我把她放在草丛里,身体压上去。她机警地环顾四周,说不行,会有人看见。我说天黑了,有人也看不见。我手伸进她衣服,揉捏她的乳房,没觉得这有多大的乐趣。她还在半推半就,瞪大眼睛看着。我侧躺,问怎么啦。

"我怕。"她说。

"有我在,不用怕。" "不是的,我怕你。"她说,嘿嘿笑。我摁住她胳膊,翻身上去。她闭着眼睛,张开嘴索吻。我嘴唇蹭了蹭,解开她腰带,手在下面游走。很快,她湿得特重。我正要把自己那东西插进去,听见手机受到一条短信。发件人是谷天,他说已坐上火车,第二天正午就能赶到。我回:一路顺风。内心突然出奇地平和,原本硬邦邦的阴茎松弛下来。关皓心问什么事。我说,没事。继续搓揉着她的身体。而她开始扭动,抓着我的下体向身体内引导。但是它疲软无力。我拨开她的手,自己把阴茎揉得有点硬了,就爬到她身上。**又瘫软不前,犹如割掉的一坨肉。我幻想着她是谷天,把"他"侧翻,想从后面进去,未遂。我们在草丛里折腾半个小时,下体始终萎靡不振,只好放弃。

关皓心提起裤子,问是谁的短信。她对这条导致我阳痿的短信极为不满。"一个大学同学,"我说,"明天要过来,就他一个人,我带他转转就可以了。"我从身后熊抱她,摇晃着,痴呆地望着深静的天空,幻想着怀里抱着的是谷天。她侧回头,问我在看什么。

"看天"我避开她目光,漠漠地说,我像一个丧失灵魂、行尸走肉的动物,机械且毫无情感。我觉得自己的身体被绑架,无法飘到自由的天空,心思却围绕着远方的谷天。

关皓心挣脱怀抱,直勾勾看着我说:"默默,以后别叫我'皓心'了,再送我一个称呼吧。"我露出虚假的微笑,说:"我叫你'天'吧,一片湛蓝的天,一片我想生活的天。"她欣欣然,又躺回怀里。我心想,如果她知道这个'天'来自谷天时,还会接受么,会不会记恨我这个感情的骗子。我此刻只愿去想谷天,想着他的天真可爱,那才是我的天,我的全部。

过了大学的第一个暑假,我陆陆续续收到几封"小花"的退稿信,之后再没有寄过这类小文章。国庆节的时候,我做了包皮切割手术,按着医生的说法:不割的话只能给别人养老婆,割的话别人给我养老婆,这个手术一事解百愁,什么时候都用得着,随治随走。

我立马说,割。

那不是一家怎么正规的医院,像人的私处一样隐蔽,见不得人。只是手术费便宜,远离学校,不会碰到熟人,当然就免去许多尴尬。但是手术后,我发现上当受骗了,低价的手术费只是诱饵,昂贵的护理费才是他们目的所在。我只好把电话打到212宿舍,想找尚凌男。

是谷天接的电话。

我觉得很亲近,尽量心平气和,说:"谷天,我是林默,我在市红十字医院。刚做完包皮切割手术,带的钱不够。你能不能把钱送过来,后去再还你。"他问清医院地址,说一会就到。

一个年轻的护士领我到一间偏僻的休息室,打消炎,那里空无一人。她认为我很安全,即便有贼心,也没有那份本钱,问我是不是大学生,怎么一个人来,有没有女朋友,女朋友怎么没来。我摇摇头。很快房间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我这会儿才感到孤独无助,像一只战败的野兽,遍体鳞伤,离群索居,后来看到谷天,感动得几乎要哽噎。尚凌男也来了,可能谷天觉得我和尚凌男更熟一些,就叫上了他。我摊开一张报纸,难为情地盖在脸上。谷天笑着说:"你做手术,开班会的时候怎么不说呢,都可以来陪陪你。"我语塞,心里说,这种事能拿出来说吗!他也真说的出口。

尚凌男在一旁打哈哈,说这事告诉男生就可以了,女生就不用来了。我装着无事的样子,说本以为是小手术,没有想到这么复杂。这是家骗子医院,收了钱不给凭证,连收据都不让复印。

谷天安慰说,这是红十字医院,不会有事的。尚凌男说,不论红十字还是黑十字,能治病就好,况且这家医院专门治疗男性生殖健康,远近闻名。每天晚上都在广播生殖健康。还真是大开眼界,听说以色列的婴儿出生就割掉包皮,早割早好。

谷天问:"还痛不痛?"我霁颜,"当然痛啦,又不是割树皮,不信你也试一试。"谷天可爱地笑,说:"我不试,我没有问题。你还没有吃午饭吧。"我说不饿。因为输液需要一段时间,他出去买了面包和火腿。我吃不下,一见到面包就想到包皮,而火腿则像男人的**。

下午胖子告诫说,最近两天不要手淫,有女朋友的话要克制。我当时尚未性启蒙,就问何为手淫。胖子吞吞吐吐,没有说。回到校,我便问谷天。他一脸无奈,瓮声瓮气地说:"你可能不知道这个词,说不定自己都试过。"我表示确实不知道。尚凌男说:"你他妈的不知道更好,免得没轻没重,想着尝试,反而害了你。你啥也别动,就躺在床上休息。"他们把我安顿好,就出去了,晚上七点多才回来。谷天问我晚饭想吃什么。我说自己去食堂吃过了。谷天说:"刚才和尚凌男喝了一点酒,回来晚了。他还在厕所。我在212,你有事就叫我。"我说,没事,你忙你的吧。

不一会儿,尚凌男问我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比下午要好一些,还看什么书,健康可比知识重要。他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像无脑动物的无条件反射,但我更像一个孤独的老人,喜欢听到声响,哪怕是野狗的汪汪叫。我让他把谷天叫过来,第一次透露了《白字》的事,觉得不把自己的的一切呈现给他们,心里总无法安宁。

我说,小说正在誊写,然后就寄给出版社。言外之意是:一旦寄给出版社就能出版,一旦出版就会成名,一旦成名就会炙手可热,一旦炙手可热就会了不得。谷天双颊微微泛着红光,笑得很矜持。尚凌男一贯恭维的微笑被烘干,贴在脸上,挂在耳朵上,粘着牙齿上。他啧啧称叹,说他一直觉得我不简单,坐着像院士,站着像战士,躺着也像烈士,将来一定大有前途。

我飘飘然说:"我现在誊写不方便,要不我来读你来写?"他立刻表示不同意,说自己字体潦草,而这些手稿将来都是无价之宝,要收藏的。我见他不愿意,没有再强求,说:"这件事就你们知道,不要外传,一切等小说出版后再公布。"他们爽快地答应。但是没有一个月,尚凌男就把这件事告诉了C.C品格高尚,热爱钻研,尤其对别人的隐私,热心程度不亚于对待自己的**。他一去澡堂,就要看别人**的大小,如果有人比他的小一码,就兴致勃勃地回来炫耀。可是,这种情况很少见。他绝大多数闷头闷脑回来,说有人的**像印度尼西亚变种香蕉,又大又粗,而他的只是菲律宾的迷你香蕉,又软又小。


1234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本文导航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 江苏同志 网站建设 一同资讯 中国交友 广州资讯 香港1069 一同精讯 贵阳男孩 同志010 长沙同志
    昆明同志 重庆同志 云南同志 熊同1069 百度同志 重庆同志 武汉同志 上海同志 上海同志 广州同志 021上海
    北京同志 深圳同志 中国同志 四川同志 浙江同志 广同同志 辽宁同志 广州同志 网站建设 江苏1069 广州同志
    香港同志 长沙同志 厦门同志 重庆同志 淘宝购物 杭州同志 深圳资讯 广东同志 长沙同志 熊同志网 百度同志
    广东同志 北京同志 山西男孩 广州同志 郑州同志 熊同会所 四川同志 武汉同志 成都同志 上海1069 重庆男孩
    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 江苏同志 网站建设 一同资讯 中国交友 广州资讯 香港1069 一同精讯 贵阳男孩 同志010 长沙同志
    昆明同志 重庆同志 云南同志 熊同1069 百度同志 重庆同志 武汉同志 上海同志 上海同志 广州同志 021上海
    北京同志 深圳同志 中国同志 四川同志 浙江同志 广同同志 辽宁同志 广州同志 网站建设 江苏1069 广州同志
    香港同志 长沙同志 厦门同志 重庆同志 淘宝购物 杭州同志 深圳资讯 广东同志 长沙同志 熊同志网 百度同志
    广东同志 北京同志 山西男孩 广州同志 郑州同志 熊同会所 四川同志 武汉同志 成都同志 上海1069 重庆男孩
    东北同志 四川同志 甘肃同志 河北同志 山东同志 安徽同志 陕西同志 天津同志 宁夏同志 一同资讯 一同讯网
    同志交友 新疆同志 按摩同志 广西同志 甘肃同志 海南同志 青海同志 成都同志 江西同志 广州同志 重庆男孩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深圳同志会所  

    GMT+8, 2021-2-27 10:57 , Processed in 0.085338 second(s), 22 queries .

    广东最大的 深圳同志!

    © 2016-2017 深圳同志.

    返回顶部